网站导航

新闻动态 NEWS

分类
优酷体育裁员传言背后,折射出整个行业的焦虑
时间:2020-04-05 14:30

“冰川正在脚下嘎吱作响”——去年12月30日在写体育版权江湖2019年总结时,我用了这样一个标题,想写出这个行业的焦虑感。

某行业大佬更加悲观。他告诉我,谁敢此刻去点燃火种,想添身上一丝暖意,却最有可能融化了脚底更多的冰层。

从业者们都预测到2020年可能会比2019年更加艰难,但万万没想到会这么难。当下,体育按下暂停键,NBA、五大联赛全部停摆,欧洲杯和奥运会都延期至2021年。受冲击最大的当属体育媒体巨头们,它们只能反复播出过往的一些精彩赛事。懂球帝、直播吧等垂直资讯平台也受到牵连。“在直播吧,你甚至可以看到体育新闻。”这是来自一名直播吧网友的调侃。

现在看来,“冰川正在脚下嘎吱作响”这一预计过于乐观了,如今“冰川已经裂开了一个缝隙”,“裂缝”有可能最终导致“冰架的坍塌”。

3月15日,职场社交平台“脉脉”上就传出了优酷体育将裁员33%的消息。经向内部人士求证,基本确定这一消息所言非虚,但并不准确,“优酷体育内部有的部门并没有裁员,有的部门确实正在进行裁员,比例在20%左右。”另外一名内部人士佐证了这一消息,透露这一轮裁员以内容中心为主。

去年夏天,优酷体育经历了两大挫折:一,在与腾讯体育的NBA版权争夺战中败下阵来;二,与PP体育的合并不了了之。在这种局面下,优酷内部迅速进行了调整。几天后,体育掌舵人戴玮(花名:元宝)在全员信中表示,以足球、篮球等版权为基础的体育媒体业务后续将重新调整安排。几乎同一时间,优酷体育与PP体育的版权合作也宣告终结。

到了去年下半年,优酷体育握有的核心版权仅CBA版权一项,以及NBA短视频权益。不过,竞争对手依然对优酷体育有所忌惮,大赛年优酷往往会有大动作。

2016年,优酷就曾拿下奥运会播映权。阿里巴巴又是国际奥委会的全球合作伙伴。目前,优酷手里仍有一些单项协会旗下赛事的版权,去年就曾经直播了光州游泳世锦赛。2020年,一旦优酷故技重施,拿下东京奥运会的互联网版权,它仍能搅浑版权江湖这潭深水。

奥运会网络版权争夺战本是一场大戏,如今因为东京奥运会的延期,战事暂时偃旗息鼓。优酷体育与CBA的两年版权行将到期,未来是否再续前缘尚无定论。假如失去CBA版权,优酷体育在版权内容方面将会进一步收缩。

阿里体育成立于2015年9月。彼时,体育产业风起云涌,阿里巴巴也希望可以从中分一杯羹。优酷体育的员工入职了阿里体育。2016年,对外宣传口径上,也是阿里体育获得里约奥运网络播映权,将与优酷联手打造奥运频道。阿里体育也曾被认为将重注体育版权。

不过,里约奥运会之后,阿里体育调整了战略思路,聚焦赛事和场馆运营,致力于成为中国体育的基础平台。版权运营虽然是时任阿里体育CEO的老本行,但始终不是阿里体育的核心业务。

到了2018年,优酷还是不想放过体育这块可能的“肥肉”,希望借此扩大用户量级。后来的故事,我们耳熟能详,优酷压哨拿下俄罗斯世界杯版权。藉此之机,优酷以体育频道为班底搭建了运营团队。时任阿里文娱集团轮值总裁兼大优酷总裁杨伟东将拿下世界杯版权视为优酷体育发力的开端。

世界杯版权确实给优酷带来了用户量的激增。阿里内部也希望重新将体育内容做起来,不过接下来的一系列人事震荡减缓了优酷体育前进的速度。2018年年底,杨伟东因为经济问题遭调查;2019年1月2日,张大钟不再担任阿里体育CEO,时任优酷体育与少儿事业部总经理戴玮(花名:元宝)兼任阿里体育CEO。

戴玮上任之后,也曾设想以独立公司的方式运营优酷体育。具体是以阿里体育为主体,还是另成立一家公司始终没有定论。到了4、5月份的时候,优酷吞并PP体育的消息甚嚣尘上。根据计划,双方将成立一家新公司,将优酷体育、阿里体育以及PP体育纳入这个新体育公司体系内。新公司的名字已经被确定为“橙狮体育”。

合并计划最终“胎死腹中”,优酷体育也未能获得NBA版权。这两者之间并非毫无关联。江湖传言,阿里系未能如愿拿下NBA版权,导致其与苏宁方面的谈判天平倾斜,最终导致了合作“流产”。

从谈判终结那一刻起,体育版权领域少了一家有望一统江湖的巨擘,行业只能继续在四分五裂的深渊中挣扎

在此之后,优酷体育只能继续以体育频道的方式“尴尬”存在着,前途茫茫未可知,缺乏抵御风险的能力。

事实早已证明,体育版权不是一桩好做的生意。高昂的版权价格,仿佛给互联网媒体平台穿上了一层厚厚的铠甲。这能够成为他们防御竞争对手攻击的壁垒,却也成为他们前进道路上的束缚。

版权能够带来流量,但却并不能天然形成充足的现金流。世界杯和奥运会等大赛所带来的流量是现象级的,但像CBA等常规赛事所带来的流量并没有达到惊人的程度,尤其是放在优酷整个流量池里来考量就更加显得微不足道。

寄希望通过体育版权打通电商平台,形成商业闭环,多少有些一厢情愿。“这个商业逻辑属于伪命题。看球的人不一定会买球鞋,球迷购物不是高需消费。体育电商,本质上跟体育赛事没什么关系。这种商业逻辑是讲不太通的。”另外一位熟知内情的知情人士说。

另一位熟悉优酷体育的知情人指出,阿里公司的企业文化决定了其在体育版权内容运营方面的浅尝辄止,“在阿里公司内部,往往是一个人扛一大摊子事,对业务的广度要求非常高。内部考核方面,更为看重商业逻辑,以数字为考核标准。运营版权的往往是媒体人,他们注重业务的深度,仰仗的是专业积累,更看重口碑考量。体育版权运营需要耐心,很难一蹴而就。”

他同时透露,优酷体育在人才投入方面比较有限,对内容形态和从业者不是很重视,“它更加需要你能够带来数字、收入。”这也可以解释当版权行业受到疫情冲击时,为什么最先遭殃的是内容运营领域的从业者了。

NBA以及其它北美职业联赛停摆,腾讯体育受到的冲击最大;五大联赛全面暂停,PP体育少了流量支柱;欧洲杯延期至2021年,爱奇艺今年最大的项目处于搁置状态。

中超联赛和CBA何时复播尚无定论。暂时停止外国人持有效来华签证和居留许可入境这一新政,使大量外援的返工日期被迫再次延后。PP体育、腾讯体育、优酷体育以及咪咕也只能继续痴痴地等待。

可以预见,受到疫情的影响,各大互联网媒体平台的流量都将呈现断崖式下降。赛事停摆,媒体平台暂时不需要为支付高昂的版权费发愁,但现金流吃紧同样会把它们逼到生死边缘。

优酷体育并不是行业内第一个裁员的巨头,也绝非最后一个。根据“懒熊体育”的报道,万达体育中国旗下的盈方中国团队已经下发大面积裁员通知,除个别员工被万达体育中国留下,绝大多数员工将失业。

“无一可幸免。”当我把优酷体育裁员的消息转给本文开篇提及的那位行业大佬时,他在微信上就回复了我5个字。裁员过冬这种“断臂”手段已经成为各大体育公司应对疫情的常规举措,体育产业大裁员时代已经到来。

“断臂”能否求生,还需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如果疫情的阴霾久久不能散去,倒下去的体育公司将前赴后继。

抱团取暖是救亡图存的一个选择。上文提到的知情人还透露,在阿里与苏宁的谈判终结之后,双方还进行过接触,但现在问题是任何一家都需要现金流,很难拿出充足的现金来达成这笔交易。

活下去,才有希望。体育内容领域一位资深人士指出,发力泛体育内容也可能给各大互联网媒体公司一线生机,“我觉得,大家在做体育内容方面存在误区,过于专注于专业体育层面。专业竞技方面的内容,很难把用户群做大。其实,在互联网平台上,像钓鱼、广场舞等大众体育内容,所能带来的流量更大,也具有更多变现可能。”

《这!就是灌篮》曾经让优酷尝到了发力泛体育内容的“甜头”。少了版权的束缚,或许能够加速优酷体育在泛体育领域内的布局。这也为其他版权巨头转型提供思路。只不过,积重难返,版权已经压得很多平台喘不过气,而疫情极有可能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棵稻草,导致互联网媒体平台回天乏术。

窗外春天已经来了,万物复苏,生机盎然,但体育版权江湖仍处于寒冬,而且有可能是刚刚步入寒冬。

导航 电话 短信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