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新闻动态 NEWS

分类
洪偌馨:后疫情时代 消费金融ABS为何逆势上扬?
时间:2020-04-20 09:45

由于春节的影响,一季度本来应该成为消费金融ABS产品发行的‘淡季’。尤其是疫情突发,‘黑天鹅’的冲击使得消费金融行业面临逾期上升、业务收缩等诸多挑战。但消费金融ABS的发行却异常高涨。

除了一直以来的ABS发行大户——捷信之外,另一个频繁发行的是马上消费金融,继去年11月发行了首期ABS产品后,又于近期发行了2020年第一期个人消费贷款资产支持证券,规模为17.05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该笔ABS产品优先A档规模12.68亿,获2.9倍超额认购,优先B档规模1.28亿,获2.4倍超额认购。其中,优先A档票面利率仅为3.5%,不仅创下了马上金融ABS发行利率新低,也创下今年以来持牌消金机构ABS产品发行利率新低。

从年初至今,蚂蚁、360金融、京东、度小满金融、小米等多家互联网公司都发行了资产支持计划。据馨金融不完全统计,在2020年刚刚过去的几个月时间里,他们的累计发行规模超过160亿。

这次疫情虽然给消费金融行业带来了不小的挑战,但也让投资人看到了消费金融ABS更大的投资价值。

之前和马上消费金融的相关负责人交流时,他提到,在此次产品的募集中,多家银行、基金、券商资管和保险等金融机构都表现出了积极的认购意向,最终的认购结果也印证了资本对于消费金融资产的热情。

事实上,从2019年开始,消费金融ABS的投资价值就引发了不少关注,一些机构开始将投资重心迁移。而在2020年开年持续动荡的局面下,全球进入降息周期,国内市场的资金面也相对宽松,资金正在急切地涌入市场。

华泰证券在此前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指出,消费金融ABS仍有价值挖掘空间,主要体现在四点:向优质主体集中、信用风险较低、发行期限偏短、票面利率较高。值得注意的是,票面利率较高主要是指与传统信用债相比,利差相对较高。

具体来看,在发行主体方面,银行间市场上,银行和消费金融公司要进入市场本身就有极为苛刻的要求。

以消费金融公司为例,近根据《中国银监会非银行金融机构行政许可实施办法》,消费金融公司需在成立三年后才能获得CLO资格。因此,除了首批四家消费金融公司之外,2015年消费金融牌照再次开闸时成立的消费金融公司们,直到去年开始才陆续获得入场资格。

而在交易所市场上,金融科技公司们在经历了几轮严厉的整顿潮之后,发行主体和规模逐渐在去年慢慢稳定,头部机构的优势明显。2016-2019 年,新兴消金机构发行占比由 78.6%下降至 52.3%,

而在资产质量方面,数据显示,消费贷款 ABS 的信用评级以高等级为主,从外部评级来看, AAA、AA+、AA 评级的证券数量占比 依次为 54%、22%、14%,评级在 AA-以下的证券数量仅占 10%。

根据马上消费金融最新发布的ABS信用评级报告,在最严苛的压力情境下,其优先A档均分别通过中债资信和新世纪评级AAA测试,优先B档分别通过中债资信和新世纪评级AA+和AAA测试。

从资金方的角度来看,在‘资产荒’的大背景下,要争夺优质资产势必要降低资金价格,而且消费金融ABS相对较短的发行期限也有利于机构进行长短期的资产配置。

如果我们把目光从单纯的资产投资转向更宏观的视角,就会发现,在特殊环境下消费金融ABS的发行还有另一重意义。

《消费金融公司试点管理办法》规定,消费金融公司不得吸收公众存款,资金来源主要包括接受股东境内子公司及境内股东的存款、向境内金融机构借款、经批准发行金融债券、境内同业拆借等,而其中的大部分渠道都受到成立年限、连续盈利等条件的限制。

换言之,谁能够率先在融资方面取得更大突破,谁就能在市场上取得更大的优势。而建立多层次的的融资体系,从单体的一对一融资转向依托金融市场的融资,是许多消费金融公司努力的方向,ABS的发行就是其中的重要一环。

但在剧烈动荡的市场环境下,要将ABS产品的发行常态化,事实上对于公司的技术能力、运营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如何保证入池资产的质量稳定,同时,平衡业务发展与潜在的风险。

以此次马上消费金融的ABS发行为例,为了进一步提升入池资产的质量,对于风险进行更好地监测和管控,其将智能决策算法引入ABS入池资产筛选过程中,优化资产池中底层资产质量的同时,提高ABS证券化产品的预期收益。

具体来看,在每笔ABS资产打包的过程中,马上消费金融都会通过数学建模和智能算法,综合考虑众多资产的各项指标,为入池资产设定严格标准,并实现资产池在约束条件下的动态调整。

进一步来看,在疫情的持续影响下,多层次的融资体系也为消费金融公司抵御市场波动、保持业务稳定、支持消费复苏提供了更多保障。

3月11日,央行公布2月金融数据显示,2月居民贷款减少了4133亿元,其中,居民短期贷款大幅减少4504亿元,为连续2个月负增长。其中,短期贷款绝大多数都是居民的短期消费贷款,这与疫情期间的消费低迷直接相关。

但是在后疫情时代,伴随着国内复工复产节奏的加快,以消费券的发放为前哨,各地都在竭力推动消费复苏、重塑‘消费力’,这也是从源头上恢复企业‘造血’功能的唯一办法。

3月15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于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银保监会政策研究局一级巡视员叶燕斐介绍了银行下一步支持实体经济恢复发展的五项措施,其中一项就是‘更好地通过消费信贷支持新型消费和消费复苏’。

作为持牌机构,消费金融公司责无旁贷。综合多家持牌机构的客群和业务来看,其所触达的用户主要是年轻群体,以有明确消费场景和用途的商品和消费分期业务为主,是消费复苏的主力军。

对于消费金融公司而言,多层次的融资体系、稳定和低成本的资金来源意味着在客户端掌握更多优势,基于对用户的了解和数字化运营手段,他们可以为用户提供更加优惠的贷款服务,完成逆势扩张。

导航 电话 短信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