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新闻动态 NEWS

分类
《一剪梅》国外爆火,李子柒后又一文化输出?
时间:2020-06-23 07:46

在全球最大的正版音乐平台之一的Spotify上,《一剪梅》取得了挪威、新西兰第一,瑞典、芬兰第二的好成绩。这么火爆的程度几乎是华语歌曲史无前例的第一次。

而爆红的源头,还要回溯到中国国内。1月6日,张爱钦(别名蛋哥)在国内某短视频平台上传了一段自拍视频。视频里,他哼唱着“雪花飘飘,北风萧萧”,镜头随着他的脑袋在雪地里转了一圈。

不久之后,这段视频被搬运到了外网。在这几个月内,不断有外国网友搬运、再创作,逐渐引爆了海外网友的创作狂欢。

不少海外网友觉得《一剪梅》这首歌唱出了孤寂、绝望的感觉。当他们想表达人生达到了谷底,情况逐渐恶化却无能为力时,或是表达厌烦、无奈时,都可以用“Xue hua piao piao bei feng xiao xiao”来回复。

《一剪梅》在海外的火爆,让不少中国网友感慨道:这是既“东方美食生活家”李子柒后,又一火爆外网的中国文化元素,咱们终于又有了一个文化输出!

而事实上,与其说是文化输出,倒不如说这是外国网友的一次“玩梗”的集体狂欢。就像是之前在国内大火的“金馆长”、“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黑人抬棺”等元素,网友们仅仅抓住了某个点,然后无限放大,是“从个人狂欢到集体狂欢,再从集体狂欢中收获个人乐趣”的一个过程。

但是,网友们的玩梗一般也只是维持一段时间。随着时间的消逝,热度渐渐退却,网友们就会寻找下一个热点,而并不会真的停下来认真研究。

而近次在国内的走红,还是因为在2015年的电影《夏洛特烦恼》中,尤其是在悲剧人物袁华被秋雅甩了以后,跪地悲怆地喊“不!”,伴随着雪花飘落,将《一剪梅》中的这段旋律的悲剧色彩玩到了极致。从那时起,《一剪梅》在国内也是再次走红。

而时隔四年,《一剪梅》曲中的悲情色彩,依靠网络的传播,又一次被外国网友发掘出来并加以传播。其精神内核也十分契合近年来在国内网友中流行的“丧文化”,中外青年网友在此找到了共鸣。

指的是一些90、00后的年轻人,在现实生活中,因为生活、学习、事业、情感等的不顺失去目标和希望,陷入颓废和绝望的泥沼而难以自拔,在网络上、生活中表达或表现出自己的沮丧,以形成的一种文化趋势。

2016年7月,一张1993年的“葛优躺”剧照突然爆红网络,照片中的葛大爷穿着碎花T恤,满脸胡茬、双目无神地看着天花板,浑身瘫软地与沙发融为一体,引起了广大年轻人的共鸣,从此,“葛优躺”就成为新一代的颓废代名词,“丧文化”这个词也火遍了网络。

“我差不多是个废人了”、“感觉身体被掏空”,“我已经是一条大写的咸鱼”、“悲伤蛙”、“佛系青年”……

这些带有绝望性质的语言,让在高速发展的社会中感到焦虑的年轻人找到了共鸣,成为他们负面情绪的一个宣泄口。

而《一剪梅》中的“雪花飘飘,北风萧萧”,不管是其曲调,还是歌词意境,其精神内核都十分符合当下流行的“丧文化”。因此,受到中外网友的追捧、传播也不足为奇了。

你认为《一剪梅》火爆外网,是什么原因?你还知道哪些“丧文化”的代表作品?欢迎大家在评论区分享讨论。

导航 电话 短信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