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新闻动态 NEWS

分类
“战斗民族”也被逼疯!苏联潜艇部队的克星竟
时间:2020-06-25 01:21

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前夕,苏联秘密往古巴漂洋过海输送了许多军人和装备。这是苏军第一次将其部署到热带地区,苏联人与严寒相伴一生,却不知道酷暑难耐是什么滋味。苏军的船只进入热带海域后,日子一天比一天难受,其中当数潜艇部队的日子最难过,因为空间最小、舱内温度最高。

B-130号潜艇的艇长认为,这段路程简直是噩梦之旅。柴油动力潜艇不适合远航,他要求携带更多蓄电池,被上级拒绝,潜艇只能频繁上浮用通气管充电。更糟糕的是,一如苏联产品的低劣质量,电池出现了故障,3台柴油机坏了2台。苏联海军当时已拥有22艘核潜艇,但苏联早期核潜艇的可靠性很低,故障频繁,连远航训练都没资格进行。

穿越大西洋时,潜艇遇到了飓风和时速100英里以上的海风,大多数艇员多少有晕船反应。高温和高湿度把所有人折磨得叫苦连天,官兵们头脑昏沉,长了痱子,还饱受缺乏淡水之苦。

最难受的酷暑考验来临。进入北大西洋中部的马尾藻海后,舱内最低温度都在37度以上,加上高浓度二氧化碳、浓浓的柴油和机油味、始终挥之不去的人体臭味,导致不断有人中暑晕厥。苏制冰箱制冷效果差,此时冷冻区升温到7度以上,储存的肉即将变质,厨师只能增加每天的肉食定量。B-36艇上的阿纳托利·安德烈耶夫中尉给妻子写信诉苦:“热气把我们逼疯了,湿度急剧增加,呼吸越来越困难。我们都宁愿忍受冰霜和暴风雪。”

“每个人都很渴。大家都在谈论同一个话题,那就是渴。我很渴,连写作都很费劲,我的汗湿透了纸面。我们都看上去像是从蒸汽房出来的。我的指尖都已经发白了,仿佛回到莉莉一个月大时我刚给她洗了尿布的时候。”他哀叹高温有多么恐怖,“最糟糕的是,指挥官的神经如此脆弱,他对每个人都是大声呵斥,也从不放过自己。他不理解自己应该省省力气,也给他的手下省省力气。不然我们都撑不了多久。他变得焦躁多疑,连自己的影子都怕了。”

导航 电话 短信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