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新闻动态 NEWS

分类
4000万欧元的惨痛教训,不重视这个问题,再牛的
时间:2020-07-07 05:18

1992年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济南市工商局工作,身为一名公务员,当时确实是被不少人所羡慕的,可加入了这个队伍后,我渐渐发现这份工作好像与自己对职业的需求和兴趣完全不符。

那个时候论资排辈还是体制内的一个主流观念,大家讲的也是齐步往前走,所以很多时候,你的努力和想法与工作成果是不成正比的,一些事要按照轨迹走,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会一成不变,我当时20多岁,但感觉已经能看到自己60岁的样子了。

2002年,我在工商局下属的商标事务所工作,恰好国家发布了脱钩改制的通知,要求商标代理机构与党政机关脱钩,我就下了决心,带着不到十个人出来创业了。

当然,身边有很多人是不理解的,放着好好的公务员不做,去做生意,觉得我疯了或者脑子进水了,但说实话,我真没考虑那么多,什么现实环境、未来前途我都没想过,就是觉得自己应该跟着内心走,去经历一些不一样的事。

当时也是年轻,完全没想到创业可能会遇到的种种困难,果然,没过多久市场就给我们上了一课。

2003年,国家开放了商标代理业务,整个行业从相对垄断过渡到了完全市场化的阶段,我们之前根本不需要跑市场的,只需要坐在业务大厅里等着企业排队办业务就可以了,行业一开放,一大批竞争者瞬间涌入,你再不跑市场谈合作,饭碗真就没有了。

另一方面,我的团队基本上都是改制前和我一起在事务所工作的同事,大家也没有什么市场意识,我做了十年公务员,也不了解企业的运营和管理,所以我常说,别人创业可能是从零开始,但我是从负数开始,不仅什么都要从头开始学,还要和大家一起转变原有的思维和习惯。

当时我们白天在各地见客户,晚上要么在路上、要么写案子,一年365天除了过节,基本无休,对于团队而言,从一个安逸舒适的环境到了一个瞬息万变的市场中,每个人也都经历了很多委屈,好在我们坚持了下来,一路上没有人退缩,只想着必须坚持、必须成功。

最初那段时期确实不容易,但今天回过头去看,那段跑市场日子就像一针“强心剂”,让我们意识到,做企业所有的思维、行为和服务都是围着市场转的,尤其对我们这批从体制内出来的人来说,必须要随时随地的改变自己、提升自己、完善自己以适应整个市场的变化。

2015年,我们做了一个大的战略转型,从原来的以商标注册为基础业务,转向了专利、品牌、律所以及诉讼等全产业链的服务,企业也走出山东向全国进军,希望成为一家全国性的知识产权服务机构。

但这个转型可以说是极其痛苦的,团队内部有过纷争,甚至因为理念的不同,一些员工选择了离开,因为这次转型不是说日子过不下去了,不变就活不了了,恰恰相反,我们那时候过得挺轻松的,所以大家会产生质疑,好端端的,你为什么选择一条难走的路呢?为什么非要让自己这么难受呢?

确实,凭借原有的基础业务,我们过得也挺滋润,但我知道,像我们这样的机构一定是“治未病”的,我们的客户在快速成长,只有走在它们的前面,提供前瞻性的服务和整个知识产权的布局,才能真正帮助它们防范未来可能发生的一些问题,我们目前所做的还远远不够,从行业的发展来看,我也不想局限于此。

比如说,业内有一些代理机构单纯的靠写专利案子赚钱,本来一个案子可以写成的专利,却硬生生的分成几个去写,只追求数量,完全不考虑质量以及能给企业带来的价值,长此以往,这个行业很容易烂掉的。

所以我决定放弃这些眼前看得见摸得着利益,即便它能给我带来可观的收入,我也不会在做了,而且随着企业的成长和发展,企业家对待专利的态度也一定会发生转变,未来的市场,一定是靠质量取胜而绝非数量。

另外,我觉得一个人如果在一个行业内干了十年甚至二十年,那他一定是对这个行业有情怀的,一个有情怀的人,他是不会希望行业走下坡路的,真的会为了某种追求而舍弃一些利益,但在当时的环境中,你放着钱不赚,去做一些还看不清楚的事情,也确实容易受到别人的误解。

所以过程中就发生了很多理念与习惯的碰撞,矛盾也就随之产生了,今天来看,迈出这一步虽然很痛,但我们做了一个非常正确的选择,像国家知识产权局已经在引导企业多申请高质量、高价值的核心专利了,这些低端业务的发展空间也愈发有限了。

总之,在某些关键的节点上,企业家可能真的需要“革自己的命”,你要在眼前利益与长远发展之间做出选择,也要经受住他人的不理解甚至指责,或许只是为了一个还看不清的未来,但这却决定了企业的高度与格局。

这些年来,有件事一直让我很骄傲也很庆幸,那就是近20年的时间里,虽然遇到过各种各样的资源和机会,但我没尝试过任何其他行业,只守在了知识产权这一个领域内,可能有人会说你这样永远做不到规模化发展,其实并非如此。

很多年前,我曾问过一位把企业做的很大的老板,我说你能不能告诉我,这么多年你经营的这么成功,背后的秘诀到底是什么?

本以为会高谈阔论一番,可他只和我说了四个字,不熟不做,意思是你不熟悉、不能掌控的领域你是不能做的,这四个字对我的影响真的太大了,在后来的创业生涯中,我也一直贯彻着这个理念。

比如说,那些主业原本发展的很好的企业,为什么最后会倒掉?一个关键原因就是企业涉足了多元化发展,造成的结果往往也是只有主业赚钱,其他行业都赔钱,主业源源不断的向副业输血,等到实在亏不动了,再把副业砍掉,可企业已经受到了极大损失。

我相信,如果你能深挖自己的主业,机会是足够多的,没必要再去找其他行业了,想要在一个行业里做出成绩,至少需要十年以上的经验积累,有时候,我们总感觉别人的行业好像很容易,自己尝试后却发现很难,原因就在于只看到了成功的光鲜,而没有经历过背后的艰难。

另一方面,你个人的精力有限,团队成员的数量也有限,把本就有限的资源分散到各个行业中,又怎么可能打过行业内的高手呢?精力一分散,基本上就是每一项都做不好,所以我一直强调,企业要集中兵力打歼灭战,深挖一口井,总比一盆水一盆水的喝要安全得多。

当然,说起来都很容易,等到诱惑真的摆在眼前时,能够不为所动确实是一件挺难的事,但做企业和做人的道理差不多,一生能做好一件事就不容易了,我还是建议企业别轻易地走多元化或者规模化的道路,很多时候,所谓的机遇其背后无一不是假象。

回归到行业上来看,很多人其实对知识产权也一直存在着误解,觉得知识产权就是专利,但它其实是一个很广义的词,包括商标、品牌、商业秘密以及企业商誉等等,甚至可以说企业可能没有专利,但必定有知识产权的存在。

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我们的企业得到了快速的发展,但在经营的过程中,很多企业家往往忽略了对知识产权的保护,过程中也造成了很多不可逆的损失。

像当年海信集团的商标被西门子在德国抢注就是一个很有名的案子,1999年西门子注册了一系列以“Hi”开头的商标,推广一批高端家电,也包括博世-西门子集团公司在德国注册的“HiSense”商标。

显然,这个商标与海信的“Hisense”商标只在中间的字母“S”处有大小写的区别,为讨回商标,海信曾多次与西门子沟通,对方却开出了4000万欧元的天价“赎回费”,最后还是在商务部的协调下解决了这件事。

这个案子的根本原因其实就在于企业对知识产权的了解还不够,我们的法律是有地域性的,在中国注册的商标不代表在国外也会受到保护,在产品在销往别的国家前,需要你提前进行知识产权上的保护,否则,很容易遇到恶意抢注的纠纷。

另一方面,今天的知识产权也越来越成为一种商业竞争上的手段,就是说我申请商标或者专利不是为了再卖给你赚钱,而是为了防止你进入这个市场,用法律的手段来保护自己。

在这方面,九阳豆浆机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九阳的豆浆机产品占据了全国80%以上的市场,而且它的价格并不低,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它形成了自己的专利保护网,在豆浆机这个品类中,无论是外观还是内部的技术点,它都进行了专利申请,所以任何一个外资品牌只要在国内卖豆浆机产品基本上都会构成侵权,九阳也就不会陷入打价格战的泥潭了。

包括我们的芯片也是如此,并不是说我们的生产开发技术就造不了芯片,而是国外早在20年前就在芯片产业上进行了专利布局,今天你再去研发芯片就是侵犯了对方的专利权。

所以,专利和商标等知识产权上的提前布局已经是企业界很重要地一个商战利器了,我们的企业必须要深刻而清醒的认识到这一点。

企业经营的方法论可能有千千万万种,但我觉得做企业有一个本质或者说灵魂是永恒不变的,那就是利他思维。

日常经营中,我们面对的无非就是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是企业员工,二是你的客户,而这两个问题其实都可以通过利他思维得以妥善的解决。

先看员工,一个人来公司工作,选择了你的平台,他一定是有自己的需求的,那你要做的其实也很简单,就是设身处地的为他想想,自己能够满足他什么,他真正需要的又是什么,然后尽可能满足他的正向需求,让他明白自己的价值并给他成就感,这是激发团队潜力的一个前提条件。

再看客户,尤其对于我们这个行业来说,很多时候可能客户都不知道自己的问题出在哪,或者自己的需求是什么,那你就要站在他的角度上替他思考,并为他量身定做一套合理的方案,这个时候就不要考虑自己的利益了,别总想着自己要拿什么业绩,或者要完成哪些任务,以一种完全无我的状态来替客户解决问题,这才叫真正的好服务。

导航 电话 短信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