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新闻动态 NEWS

分类
新望:我国制造业可能在2025年左右达到世界第二
时间:2020-01-15 13:25

新浪财经讯 “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2019年年会暨第四季度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会”于2020年1月12日在北京举办。中制智库研究院院长新望出席并演讲。

谈及制造业,新望表示,我国的制造业门类是全世界最全的,规模是全世界最大的,我国制造业占世界制造业的比重高于美国。

优势是,我国的制造业在中低端产品领域的竞争力比较强。当前,世界制造强国有四大阵营,第一阵营是美国,第二是德国和日本,第三阵营目前是中国打头,后面是英、法、意大利,第四阵营是印度、巴西等国家。“我们这几年在向第二阵营向前在走,有可能到2025年左右达到第二阵营”。

但新望也指出,我国制造业的劣势也非常明显。比如,效率、效能有待提高,“我们的能耗是美国的1.5倍,是德国的3倍,日本的5倍,是全世界平均水平的1.4倍以上”。此外,我国的制造业在先进制造和高端制造领域,整体上还处在全球产业链的中下端,核心技术和关键零部件受制于人。第三,我国制造业的品质和品牌层次比较低。

新望强调,我国制造业面临几个问题,特别需要警惕。一是过度的出口依赖。第二,要防止过早的“脱实向虚”。第三,过度信赖举国优势。

新望:2015年的时候《中国制造2025》刚刚发布,我们就和这份文件的主要执笔人一道做了一个中国制造强国论坛,后来连续做了五年一系列的论坛、大讲堂和沙龙。关于中国制造的话题,大家关心的比较多,我讲一点综合性的、整体性的判断。

我的题目是国际经济新格局下的中国制造,意思就是现在中国制造面临一个全新的世界经济格局,而这个格局,相比以往,我的看法是根本性的变化。原因就是中美贸易摩擦引起的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对中美贸易摩擦,我站在中国制造的角度做一点评估。

首先一个是经济下滑,经济下滑有很多原因,但是出口的下滑是直接的,这主要受关税的影响。根据樊纲课题组的研究,每增长10%的关税,对出口增长的影响是30%,如果涨到25%的话,出口的增长相应影响50%。多少年来,出口拉动和投资驱动是我们经济增长的最重要的发动机,现在我们的出口受到了遏制,受到了高关税的影响。出口下滑必然影响相关的消费、就业和收入。

由此,制造业领域的投资,不管是民资还是外资,都没有好的预期,投资开始下降。从2018年投资下降首次低于GDP的增长,2019年还是这个态势,所以,在制造业这个领域,未来增长的潜力是在下降的。

贸易摩擦引起的第二个变化就是制造业的产业链在变形和断裂。我们制造业产业链已经经过三四十年的积累,形成了一个世界工厂的格局,但是最近一两年,从去年开始,这个产业链已经出现部分断裂,或者已经出现了比较大的变形。

80年代,一直到入世以后,我们有一个非常成熟的“亚洲雁阵”,现在这个队形正在变形,欧美国家普遍在回归制造业,搞再工业化,这是对原来全球价值链面临的一个很大的新挑战。

我们现在提出一个产业链安全问题,提出我们的制造业产业链的保卫战。一些企业的转移,以一些大的产业链关键节点企业的转移为标志,比如说富士康计划要把25%或者接近30%的产能要转移到印度和美国。这个转移对富士康的上游和下游的供应商和相关企业带来非常大的影响。原有的产业链面临者断裂的危险。当然,我们可以建立新的产业链,譬如特斯拉来到中国。但中国作为独家的世界工厂可能不会再持续多久了,世界工厂正在分散化、小型化、在地化。

第三个影响,技术进步的受阻和放缓。原来多少年我们是利用后发优势,一个是引进吸收,一个是技术换市场,但是这两条现在都受到了限制。我们高新技术企业上了美国商务部实体名单的有100家左右,应该说这是一种精准打击,这些企业都是中国制造业领域里的头部企业,或者是做技术研发支撑的一些基础部门。未来最严重的情况就是中美在制造业的技术研发领域会出现脱轨,软脱轨或者慢脱轨。制造业领域如果出现郭台铭所讲的两套规则、两个全球化的话,这对我们制造业下一步由大变强是非常严重的挑战。中美贸易摩擦,我们出口放缓,这受到的是外伤,而技术进步问题,产业链问题,这可能是我们受到的内伤,这个内伤究竟伤到什么程度,我们还有待评估。

虽然我们目前看到第一阶段贸易协议马上就要签署,但是并不意味着贸易摩擦已经结束,美国人已经把我们列为头号战略竞争对手,这种遏制过程可能还不会结束,我认为,这是中国制造面临的一个国际竞争格局的根本性的变化。

这和40年前改革开放,和20年前入世,已经大不一样。那个时候,小平同志大手一挥,我们对外开放有一个现成的世界经济格局,有一个现成的世界经济的规则和秩序。现在美国人在带头挑战这个秩序和规则,同时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要对我们部分的关门。我们的门想越开越大,这个是对的,但现在,我们的门外面,又有了别人的一道门。

中美贸易摩擦的根源有很多种说法,我觉得客观上讲,有内因和外因,我们从两个方面都应该总结一下,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我们崛起的姿态是不是还可以调整一下?

我们确实是制造业的大国,这毫无疑问的,我们的门类是全世界最全的,我们的规模是全世界最大的,我们的制造业占世界制造业的比重是高于美国的,从2009年开始就高于美国。中国因为制造业的发展才使从农业国变成了工业国。也由于制造业的支撑,中国目前也是一个军事大国。如果中国已经崛起的话,中国的崛起主要靠的是制造业的支撑。

我们在中低端产品这个领域的竞争力比较强,这可以通过我们的进出口产品构成就可以发现,我们进口的都是高新技术,我们出口的主要是普通产品,而且普通产品一直是过剩。这方面主要还是依赖着我们的模仿能力,引进、吸收、创新,主要是原来我们自己几十年,甚至上百年以来的民族工业,后来的乡镇企业形成的一些实用技术和劳动力、土地、环境、社保这些低成本的优势。

世界制造强国有四大阵营,第一阵营是广州甜品美国一家,第二是德国和日本,第三阵营目前是中国打头,后面是英、法、意大利,第四阵营是印度、巴西这些国家。我们这几年在向第二阵营向前在走,有可能到2025年左右达到第二阵营。

我们制造业的劣势也非常明显。效率效能有待提高,我们的能耗是美国的1.5倍,是德国的3倍,日本的5倍,是全世界平均水平的1.4倍以上。粗放式发展,这是我们多年的问题。我们产品的利润率、增加值率在制造业里都是比较低的。大家知道,玩具体恤衫这些产品利润率都是非常低的,如果美国后面3000亿的关税附加到7.5%,或者15%的话,我们的这些普通产品是非常难以承受的,只有向外转移,没有任何办法。

我们在先进制造和高端制造领域,整体上还处在全球产业链的中下端。我们的加工能力虽然强,但我们的研发经费少,核心技术和关键零部件受制于人,1/3能够自主生产,2/3靠进口,我们的操作系统、控制系统也是受制于人。所谓的现代制造业的皇冠是飞机和手机,但皇冠上的明珠,即手机芯片和飞机发动机,这两样我们都不能生产。

我们制造业品质和品牌的层次比较低。世界500强我们占比较多,但是世界品牌500强我们占比较少。我们产品寿命与美日德还有较大差距。我们的新产品少。我们生产的基本是第一次产业革命和第二次产业革命的产品,第三次产业革命以后的产品我们基本处在引进和组装的阶段。原发性技术在制造业领域里,1到N的偏多,0到1的非常少。老工业基地东北为什么衰落?就是没有新产品出来,而深圳之所以发展的好,主要是不断有新产品出来。当然,这背后是投融资体制,是科技教育体制。说到这些,我们的问题更多。

中国制造现在面临的几个问题,特别需要我们警惕的,一个是过度的出口依赖。我们过去是出口导向型,作为一个超大市场国家,这是有问题的。而且现在出现一种逆全球化趋势,各个国家关税都在搞高。中国的制造业又广州广式甜品面临着国内的短周期、发展阶段和国际经济大周期共振的压力。尤其是,先进制造,西方围堵,普通制造,东南亚追赶,国内要素成本又全面上升,在挤压。而这些年房地产、互联网、金融这些都比较热,但制造业有点边缘化,过度强调信息化而削弱工业化。其实,即使到信息化战争时代,也还是要靠制造业。我们看到这次美国的对伊朗少将的斩首行动,它实际上是通信、大数据、人工智能,再加先进制造业,高性能无人机、地狱火飞刀导弹,都是先进制造业,都是新型材料、新型铸模和新型刃具技术的综合。

中国的工业化应该是长期的过程,要防止过早脱实向虚。中国是个二元社会,有两次工业化高峰,中国还有一次工业化的高峰,就是10.5亿的农村人口还需要一次工业化。我们可以讲工业化中后期,但是千万不能随便就讲到了“后工业化社会”。制造业要占到国民经济25%以上的比重,这个底线要守住。

我个人还担忧,我们过度信赖举国优势。比如芯片,有一个说法,“不惜一切代价”,这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很难成立,“不惜一切代价”,你卖给谁?我刚才讲的,制造业皇冠上的明珠一个是航空发动机,一个是芯片,这都不是靠举国体制能解决的,芯片最核心的两个,一个是单晶硅,单晶硅最好的技术掌握在日本人那儿,另外是光刻机在荷兰人那儿,这两个都不是靠国有企业,都不是靠政府。飞机发动机全世界最大的三家美国两家GE、惠特尼,英国一家罗斯洛伊斯,都是私人企业,都不是靠国家力量能够解决的。

讲到中国制造业的前景,前面有的嘉宾比较悲观,我倒觉得比较乐观。比如国有企业改革,如果国有企业改革退到一定程度,我觉得是非常好的事儿,退的越快越好。我们的国有企业当年就是搞不下去以后才想起要改革,如果我们现在抛弃现代企业制度,抛弃公司治理制度,回到改革前那条路上,肯定搞不下去,肯定会全面出现90年代末期那种搞不下去的情况。我觉得,2030年左右会迎来一次国有企业改革的高潮,港式甜品因为再过几年,继续退,退不下去,那时候国有企业出现全面亏损,全面破产,必然会再来一次更彻底的改革。一些地方、一些领域,改革都在往回改,都在倒退,我觉得,倒退的速度快一点可能更好。

中国的事儿很多,很复杂,我们天天看到政府在开会,在发文件,但是我觉得,千头万绪要抓根本,要理顺基本关系,就像套被套抓住被套和被子的两个角,轻轻一抖,就套好了。一个被角是,对内市场化,另一个被角是,对外与美国搞好关系。这两件事儿做到了,就一顺百顺了。中国制造业所面临的整体环境,也将会极大改观。

导航 电话 短信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