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新闻动态 NEWS

分类
扁担舟摄影文学《离别的站台》
时间:2020-04-16 08:55

人生最痛莫如,离去时相爱着的人还爱着,相守着却是再也回不到从前。心上的痛,记忆里残留的美好片断,静候着离别后的日子。当初的慌慌张张撕心裂肺到的今天的随遇而安随波逐流,已经不容易,轻轻地挥手,向往事,说再见!

我不是天使,但也拥有我的天堂。一段匆匆,也是人生的美好。就像美丽的梦和美丽的诗一样,都是可遇而不可求。茫茫人海,漫漫长路,时光可以拭去记忆,却擦不去曾留下的足迹和殇。那些年月已将往事谱写成一首幽怨的歌,又总在有风的日子里再浮现那已被遗忘的时光。

不经意地细数往日的点滴,走过的人生旅途中,你我都成了过客,匆匆相遇,又匆匆离去。有花落如雨,花开成诗;有风起雾散,巫山云雨,都是因缘的数。伤心委屈的时候,嚎啕大哭成一个疯子的样子,开心欢喜的时候,屁颠屁颠地闻着花香听鸟鸣。走过操蛋的流年,没你,淡暖生香;因你,遍体鳞伤。

活着要真实,真实地活着!我从来不在乎那不在乎我的人,也不会去思念从不思念着我的人。哪怕世界漆黑如墨,哪怕孓然一身,也要独守这份高傲的灵魂,期待着更美好的人到来,期待着下个春天开出花朵,不属于自己的,又何必拼了命的去求。

是谁在敲打我的窗,是谁还在拨动着我的心弦?!有些爱做的事,可以再继续;有些人,可以渐渐的去遗忘。不要以为偶尔的一场花开,是你绽放的花序;不要以为云雨过后,便是修得的圆满;不以为红烛燃尽,便是天长地久;不要以为执子之手,可以白头到老。昙花露水易逝,红烛情人薄幸。谁在撩拨红尘,谁错乱了花季。

那些曾经彼此说好的誓言,终于随季节的变化,变得冰冷沉默,当热泪再也融化不了些许的冷漠,等候着也只是一场空白。已习惯遗忘和被人遗忘,最美的且留案头,月夜冷如玄冰空灵,待繁星垂落,缓缓退下。不曾失去,又将如何珍惜。只是若离,后会可有期?我若归来,那袭红装可一如既往的灼灼其华?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孤独可以敌得过彼此爱过的两个人之间三缄其口与死寂般沉默更孤独。又是一个雪花开花的时节,假如这一地的银白写满了一个人的心事,那么春归烟云雨雾中摆动的如烟杨柳又可否能听到风的述说?如果风尘中等待着的只是另一个过客的续写,那么谁又能来教会我放下这一次无谓的执着?!

一世梦醒,现实比梦更让人痛。“自恐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怕误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今夕何夕已陌路,一转身,即天涯!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唯愿人长久,共婵娟。

“离世觅菩提犹如求兔角,有情来下种因地果还生。”是游历锦阳圣水寺在观音殿前偶得的一句佛家慧语,人世间行走,红尘中炼心,方得始终,是为修行,旅途如此,人生亦如此。若有再见时,给你一个全新的我,还一个全新的你,应逢生。

Photos by Tonkeg'S Story|摄影:朱跃中|撰文:扁担舟|编辑:Ta的故事(Ta的故事原创摄影图文,未经书面许可谢绝第三方以任意形式转载或盗用。)

【注释】摄影家:朱跃中(网名:光影朱),全国摄影大赛金奖获得者。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国家摄影高级会员、中国新闻摄影协会会员、中国艺术摄影协会会员、图片银行VIP会员、四川省摄影家协会会员、资阳市摄影协会副主席、资阳市文联委员。

导航 电话 短信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