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新闻动态 NEWS

分类
那些为袁老师点的赞,点中了教育的一个死穴
时间:2020-06-27 06:15

6月4日下午,常州市河滨小学五年级的缪可馨在学校里跳楼身亡,悲痛之中,孩子家属怀疑是班主任袁老师的作文批改过于苛刻,导致孩子不堪忍受而选择了绝路。

尽管当地有关部门的联合调查公告称:对坠楼事件进行了全面深入的调查,共走访了班级的45名学生和学校的3名老师,未发现当天课堂中存在辱骂、殴打学生现象。但缪可馨父母不能接受。孩子不会无端跳楼,深入调查也无法还原老师与孩子之间那些不为人知的隐秘对接,父母仍想苦苦追索孩子的死亡真相。

令人震惊的是,孩子尸骨未寒,班群里却有人发起了“点赞活动”:袁老师没有错,你们点个赞。接着,下面齐刷刷的点赞占满了三屏。

点赞的心理应该很复杂。可能是真心觉得袁老师是个好老师;可能与发起点赞的家长关系比较好,抹不下面子;可能觉得后面孩子还在袁老师手里学习,得罪不起;可能是纯粹拍马屁;可能根本就没弄清楚啥事儿,看别的家长点赞,就跟着点个赞;……

不管怎样,缪可馨父母还深陷于刚刚失去宝贝女儿的痛苦中,面前竖起的这一个个大拇指,赤裸裸地展现了一场对生命的漠视。

据说的不能当做证据来推断,我也不了解袁老师,所以没法评价其中是非曲直。就说一个我认识的老师的故事吧。

王老师是一所优质初中的语文老师,在家长圈子里颇有名气。他的有偿家教班通常从初一上学期期中考试后开始。

初一期中考试后,学校里都会组织一场家长会,王老师一定会向家长们展现孩子们考得一塌糊涂的期中考试卷子;

强调以前家长们都强烈要求他开补习班,他出于对孩子们分数负责,总是勉为其难地答应下来,其实课余时间还要上课真的很累啊;

也有些非要坚持听不懂的,很快就会来一次月测,你的孩子跟别的孩子明显有了差距,看你的听不懂到底还能坚持多久。

尽管孩子说,去上王老师有偿补习班的同学透露秘密,很多题目已经提前做了一遍,但坚持者信心下降:做了一遍,再做一遍,不是巩固得更好吗?

有时月测并不是王老师自己改卷子,是和别班甚至别的年级的老师交叉着改卷的,但上了有偿补习班的孩子成绩依然领先,因为王老师都辛苦地一一打了招呼。王老师说,为了孩子们的成绩,他真是呕心沥血了。

王老师果然口碑很好,家长们都很感恩王老师的辛苦付出,他们说:这年头钱并不是万能的,像王老师这种负责任的老师,能花钱请他给孩子们补课,也是一种幸运啊。

如果你问孩子们对王老师印象怎么样,孩子们也说:蛮好的啊,对我们都很和蔼,就是有时候骂起人来蛮凶,那个人也是该骂呀,谁叫他不去王老师补习班上课,每次考试都拖后腿,烦死了。

在功利的互相纠缠中,很多家长渐渐有些困惑:为什么自己的孩子变得越来越陌生了?成绩也不错啊,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呢?为什么孩子越来越蛮不讲理,个子比父母都高了,怎么好像还心智未开?……

有很多孩子上了高中,语文成绩一落千丈,家长非常苦恼:孩子初中语文成绩很养眼,怎么上了高中就不行了呢?高中语文老师也太差了……

对于很多反常现象,反常识,反规律,反科学,但总有人膜拜,因为这些人是被动接受的思维惯性,总是从有点反感,到半信半疑,再到习惯麻木,甚至最终坦然接受。

昨天看到一个叫做“日月气功”的邪教组织被警方摧毁的消息,一个初中毕业的农民胡编的一些东西,居然也能“蔓延至29个省、区、市,裹挟群众人数达13万人”,据说其手段主要有六种:

教育一词很大,它的死穴,正是在一个一个具体的老师身上。一个老师被击中了,这个老师所覆盖的教育就死掉了,就会有一批家长和孩子在死局中苦苦挣扎,或愤怒而失去理智,或麻木而失去理智,能够内外兼修、淡泊明志的家长和孩子,那都是芸芸众生中的智者。

当然不能说老师对家长就一定有宗教般的影响力,但很多家长对孩子的爱比对宗教更虔诚,作为孩子的老师,在家长心目中是可以直接影响孩子的未来的,所以老师的意见比教主的意见更有影响力,也是有可能的。

因此,作为一个老师,就不得不严防死守,抵挡各种功利侵蚀。要小心翼翼地对待自己的职业影响,老师的每一次真诚的微笑,都可能是孩子生命里的花朵;老师的每一个鄙夷的眼神,都可能是扎伤孩子心灵的钢针。

不管怎样的教育体制,不管是线上还是线下,教育的优劣最终是通过一个一个老师的终端具体呈现出来的。老师不是机器,是鲜活的人,把应试当理由而实施恶教的老师,都是只把自己当成了教学机器,不愿意当人。

袁老师是个怎样的老师,我不了解,所以也没法评价。但无论如何,踩着别人的悲痛给老师集体点赞,这是一次集体智昏。

导航 电话 短信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