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新闻动态 NEWS

分类
川信漫漫维权路,金融监管机构不介入,靠自救
时间:2020-07-07 05:18

距离四川信托TOT项目爆雷已经过去近两周了,市场对于爆雷事件关注度开始慢慢降低,但川信的投资人依然顶着烈日,奔走在维权一线。

6月24日,12名投资人代表与川信再次举行沟通会议,其他部分投资人通过视屏接入,四川地方金融局、四川银保监局相关负责人也参与了本次会议。

1、对底层资产的披露问题,已召开专门会议,定期定向披露底层资产,客户需要查询的,可进行查询。研究设立公共信息发布平台,披露项目及底层资产处置等相关情况。

2、对逾期的项目,拟与客户签署延期协议,拟定的协议草稿已报监管部门审核。目前已加大力度,约70%的工作重心在对风险资产的清收上。

1、关于自有资产处置。目前,《关于出售川信大厦房产的议案》及《关于转让宏信证券有限公司股权的议案》两项议案,除中海信托董事暂未表决外,其余董事均签署同意意见。

2、关于资产评估工作。对川信大厦及宏信证券股权的资产评估工作进展顺利,中企华资产评估公司评估小组正加班加点工作,争取早日完成现场工作。

3、资产挂牌交易前期准备工作。按照产权交易所挂牌交易规则所需材料清单,公司已着手准备相关资料,主要包括产权转让信息发布申请书、公司基础资料及产权交易所要求的其他资料。

4、关于增资扩股。公司正在积极征求现有股东意见,目前收到2家股东回复(宏达集团和中铁八局无增资意向),并进一步与股东做好沟通,尽快反馈增资意向,同时仍广泛寻求意向性投资方。

川信党委副书记刘德山表示,已向集团报告了近几次会议的内容,相关工作正在落实中。就投资人代表问题,会议召开、选举方式等已研究交办,正在落实。也希望投资者沟通人员相对固定,形成持续、有效、畅通的沟通平台,向广大投资者传递信息。

刚刚走马上任的新党委书记吴玉明表示,目前让川信拿出解决方案,是不太现实的,但保证公司各层面解决问题的意愿与各投资者是一致的,不会回避,会尽力去解决。请给予川信稍宽裕的时间,研究制定较为完善的措施方案后再汇报,努力解决好,不希望投资人受损失。

四川省地方金融监管局刘银明副处长要求川信切实履行主体责任,压实股东责任,细化相关救助方案,并尽快建立沟通机制,准确回复投资者诉求。

四川银保监局周杉副处长表示,监管部门一直在督促川信履行主体责任,要求准确收集投资者诉求,全面准确地将公司采取的措施告知投资者。本次参会主要是收集投资者对川信及监管部门的诉求,带回研究后回复。

1、TOT项目规模250亿,涉及45个项目,不存在交叉违约。公司抓紧开展项目清收,尽力在2020年清收约80亿现金,其中有两个项目有重大进展,下月预计可回款10亿。

2、关于底层资产披露问题,过去只披露上层资产,未做穿透,项目管理报告下一步会穿透披露。

4、关于个人与机构的清偿顺序:原则一致,不存在先后。按照项目清收对应的产品,兑付产品。可能存在后到期的先兑付。正常项目房地产的抵押率在5-7折。证券项目设立时为5折,现在股份跌了折扣更高。杭锅项目不是TOT。

5、关于两项资产处置问题:若有买方,评估竞标。宏信证券公司22个亿净资产,挂牌低价不低于30亿。目前在与不少于三家意向方进行洽谈。川信大厦评估15亿,暂时没有意向客户。

6、关于增资扩股:先要求原股东增资,若不能满足增资15亿的要求,再进一步引进战略投资者。目前中铁八局放弃增资,宏信集团放弃增资。当前没有进行战略投资的工作,还处于第一个增资阶段。

7、关于请求银保监局接管问题:问题带回去讨论,但是当前并未有一起信托公司被接管的案例。都是银行被接管,保险公司被接管,这种接管是非常严厉严重的监管措施。

在之前的会议上,川信提出三个措施:一是处置信托底层资产,二是自有资产变现,三是增资扩股或者引入战投。

首先,关于处置信托底层资产,川信在等毕马威的审计报告出来,在底层资产方面投资人不能乐观。资金池主要是用来接不良项目的,不良项目一般难以处置,而且处置周期比较长,简单点说就是不良项目的价值不会很高,回款周期也很长。还有一点是,监管层曾承认川信存在股东挪用资金的行为,虽然目前没有得到官方确认,但是从监管口中说出来,也绝对不是空穴来风,如果是大股东挪用,那么可能对应的底层资产根本不存在。

关于项目底层的资产评估,投资人要的不只是审计公司评估出来的资产价值,一个数字而已,这个没有太大意义,在资产没有变现之前,评估数据都只是估值而已,投资人需要的是了解底层资产有哪些,有多少是能够及时收回来的,有多少资金是被大股东挪用了,那些不良资产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逾期的,信托公司都用了怎样的处置措施?为什么没收回来?遇到的困难是什么?这些数据信托自己至少有一本账吧?

如果弄清楚了这些,差不多就知道资金窟窿还有多大了,川信提供的自救方案能解决多大的问题也就一目了然了。

其次是关于自有资产的处置,其中川信大厦据说是已经被抵押了,需要在当地的工商才能查到,还不确定情况是否属实,川信估价15个亿,而现在商业写字楼处于寒冬期,如果没有较大的折价很难有人接盘。

宏信证券川信预估的挂牌价为30亿,其中有10亿是要还给信保基金的,那么实际价值也就20亿左右。这两项资产顺利处置的话加起来35亿左右?

最后是关于增资扩股以及引进战投,目前中铁和大股东宏达集团都明确表示不增资,中海信托尚未回复。在这个时点提增资扩股,其他股东们心里都要好好衡量一下了,如果不能拿到控股权,也就是帮大股东擦擦屁股而已,大家心里都清楚的很。如果一切进行的顺利,那么也就增加了15亿资本金。

关于引进战投现在还没开始,川信的说法是,若增资扩股不成功,再引进战略投资人,目前70%的精力都放在清收底层资产上面。意思是,如果增资成功就不引进战投了吗?

以上处置措施,我们乐观的估计一下,底层资产价值约是目前未兑付规模的3-5折左右。我们按照5折来估算,信托底层资产和自有资产处置顺利且能达到预期,股东增资15亿成功,那也还有76亿的资金缺口,不是一个小数目。而这已经是非常乐观的估计,如果还不考虑引入一个钱多多的爸爸入场,川信以及大股东还有什么资产可以拿来解决兑付问题?

此外,关于投资人关心的个人投资者与机构投资者的清偿顺序,主要是上市公司杭锅股份也踩雷了,但却在项目后到期的情况下却先得到了部分兑付,引起投资者质疑。川信对此的回复为,杭锅股份买的项目不是TOT项目。

问题是,如果真是非TOT项目,为什么没有具体的投向呢?融资方是谁?为什么兑付了一部分呢?

从上市公司回复深交所的关注函中可以看到该产品的两期报告情况,19年基本一半投向标准化产品,一半投向信托受益权,而到了今年4月末,信托受益权占比大大增加。投向信托受益权很明显这是一个TOT项目,而且应该是去接了其他风险项目的受益权。川信可能迫于压力先对上市公司进行了部分兑付,但是又担心其他投资人不满,于是谎称非TOT项目。如此做法如何保障个人投资者的利益呢?

四川银保监局周杉副处长再次明确表示,此次事件非刚兑问题,而是违法违约了。那么对于违法违约问题,金融监管机构是否已经展开了深入调查,调查结果如何?对于相关责任人如何处罚?前面已经有了安信信托的例子,上海银保监局对安信的介入和处理,四川银保监局是否有行动呢?监管出面,投资人出力,一起推动重组才能从根本上快速解决问题。

根据川信投资人要求,公司要召开受益人大会,搭建信息沟通平台,做一些实在的工作。要求川信在7月6日上午10点对本次会议提出的问题一一进行答复,并开通异地视频。我们将持续保持关注!

导航 电话 短信 地图